【剥光猪还要被羞辱!】中国女生在日本做「女体盛」的难忘经历!



目前,在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超过了10万人,留学日本已成为中国学生的热门选择。日本的消费水平比较高,留学生普遍会靠打工支付生活费。

日本政府规定上课期间打工每周不得超过28小时,而且不允许从事色情场所、赌博等违法场所的工作。由于在日本打工并不容易和经济等因素,很多留学生走上了“打黑工”这条路。

来自中国的王娜,从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,父母都是艺术学院的老师,家庭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让她受到了良好的艺术熏陶。大学毕业后,只身到日本闯荡,想在日本读艺术学院。带去的钱很快就花光了,还没有找到工作,加上艺术学院还需要一大笔钱,所以她自己求职的标准一降再降。

以下是王娜讲述她从事“女体盛”的辛酸和屈辱经历。

迫于生计做起“女体盛”,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,父母都是艺术学院的老师,家庭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让我受到了良好的艺术熏陶。大学毕业后,我只身到日本去闯荡。

母亲事先和几年前移民到日本的表姑取得了联系。春天,我在日本的北海道见到了多年没有见的表姑。然而,短暂的兴奋很快被残酷的现实所扰乱。原来,表姑丈在几年前就已经去世,留下了表姑和一个比我大3岁的表姐安子相依为命,一家人就全靠安子在商场打零工维持生活,日子过得紧巴巴。

表姑邻居介绍入行

一次,表姑的邻居很热情的来到表姑家里,“我有一个朋友开了一家餐厅,现在需要招聘一批漂亮女孩子做女体盛,安子自身条件很不错,如果她愿意,明天就可以先过去面试,很快就能上班。”

“其实没那么复杂,我们日本把女体盛看作为艺术献身,况且这一行收入还挺高的,你们俩可以考虑一下。”邻居轻描淡写地说。因为生活拮据,我和表姐终于决定去做这份工作。

艰苦训练后我终于“合格”我和安子被带到了一家豪华的餐厅的一个大包房,看着有好几个脸蛋漂亮、身材苗条的女孩早就到了,和我们一样等待面试。考官是几个大男人,他们色迷迷的从上到下,仔细打量每个前来面试的女孩子,再问上几个简单的问题,很快就决定每个人的去与留。

原来,做日本“女体盛”首先要求必须是处女。因为日本人认为只有处女才具有内在的纯洁与外在的洁净。我当时23岁,还是处女。安子那时已经26岁,早就不是处女了,但是她说她只有20岁,从没有与任何男人发生过性关系。

就这样,我和安子都过了关,然后接受培训。第二天,我和安子在老板的带领下,来到了一间干净整洁的包间里面,接受一位女老师的专业培训。安子早先就告诉我,作“女体盛”要经过严格的训练,但后来的特殊训练还是我没有想到的。

必须是处女 接受严格训练

按照老师的要求,我们首先像人体模特一样脱光衣服,静静的躺在地板上。第一个科目是坚韧性格训练,老师在我们全裸身体的6个部位各放了六个鸡蛋并开始计时,不时把冰水一滴滴的洒在我们身上,只要有一个鸡蛋掉在地上,计时器就会立即归零并重新训练……

经过一个多月的专业训练,我和安子终于通过层层严格的考试,成为合格的“女体盛”。一天傍晚,饭店里来了一群客人,于是老板让我为他们服务。就这样,开始了我的“女体盛”经历。

我在矛盾与痛苦中徘徊虽然有过先前的演练经验,真到要上岗的时候,我还是紧张得出了一身冷汗,但我还是立即开始按照要求,进行严格的净身程序。当一切准备完后,我来到用餐的室里,这里几乎没有任何装潢,只有一幅古画、一株盆栽,以及一只装饰花瓶,室内很凉爽,老板说这是为了防止“女体盛”出汗。

客人言语侮辱

第一次从老板手中接过厚厚的工资,我难过得大哭了一场。那是自己有身体和屈辱换来的啊。我这时才觉得,还是在国内,日子多么顺心,哪用得自己这样去赚钱呢。有了钱后,我在北海道一所艺术学院学习绘画。

到了晚上,我就到饭店作“女体盛”,白天到学院努力学习绘画技能。虽然我很讨厌这份工作,更确切的说是讨厌有些人不守规矩的举止,特别是他们讲的那些很下流的话,不堪入耳。然而,丰厚的报酬还是让我决定继续坚持下去。

“女体盛”的经历疼痛至今工作以来,我每天都承受着一些素质比较低的客人的嘲笑、羞辱,每天要忍受着这种痛苦折磨与煎熬。这份工作惟一让我有些平衡的是,挣的工资还算可以,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。

新闻:中国报





八八美食
八八旅游
八八娱乐
八八时事
八八视频
八八好康
八八时尚
八八科技